艺术家数字资产管理 访问量:3530531

岳敏君

YUE MINJUN
岳敏君

岳敏君:我的作品就像演员和电影的关系

2013-07-15 10:55:46 来源:中奢网

中国当代艺术“四大天王”之一岳敏君

方力钧·尹朝阳联展《尘土与荣光》开幕式上,著名中国当代艺术家罗荃木先生、全国政协委员李秀恒博士、庄士机构国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庄家蕙小姐、新世界中国地产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方承光先生、东站画廊总经理梁淑娟小姐、著名中国当代艺术家尹朝阳先生及著名中国当代艺术家岳敏君先生一起为展览揭幕。

香港艺术殿堂ARTONE与著名东站艺术画廊携手举办方力钧尹朝阳联展“尘土与光荣”,展出两位中国当代艺术家极富个人特色的作品系列。大会开幕当天更邀得风靡中外的著名画家岳敏君出席,记者第一时间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我们现在只要一提及岳敏君,就想到画布上那一张张咧口大笑的男人形象。“大笑人”的符号化表达已经与您合二为一,这一形象已经被大众所认知、接受深入人心,您认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是否会让您的创作风格被市场定格?

岳敏君:我觉得这是好事,这是我努力想做到的事情,我想让这形象尽人皆知,观众都熟悉它后,我所要传达的感受才能让大家知道。我一开始创作这个的时候,就希望它能够成为电影中的明星那种身份,大家一看到就知道是我的形象我的作品。

而“大笑人”画面的内容和背景肯定是不断转换的。一个演员他一生会演上百部电影,诠释不同的故事形象,通过自身形象把故事展现出来,我的创作就犹如拍一个电影的感觉。

记者:自从金融危机以后,拍卖市场一直处于疲软的状态,虽然今年的成交量与去年相比出现回暖,可整个当代艺术市场还是相对冷淡。您是如何看待现在的拍卖市场?您是否会适应市场需求,带来新艺术风格的作品?

岳敏君:我也不太懂拍卖市场,不过其实艺术拍卖市场和其他商业产品市场都是一样的,高低变化肯定存在,但是它总体来说始终还是会整体往上走,资本主义的经济方式一直要靠通货膨胀货币增发的形式来体现,所以未来肯定会越来越贵的,价格不会走低。而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上下起伏的波动,我觉得这种情况没有什么不好的。要是市场没有这种高低波动的话,我反而觉得有问题。

记者:请问您有特别喜欢哪位画家的作品吗?是否有一副画作对您有特别的意义?或者背后有特别故事的收藏品?

岳敏君:很多画家我都挺喜欢的,实在很难说特别哪一位,我欣赏作品都是比较平淡的感觉。收藏方面偶然会有一些,但我不会刻意去拍卖行去看,都是在偶然的机会下才做成的。而我做收藏肯定是靠第一感觉,我认为它不错,就不会再三地仔细去看或者多想。因为我们本身从事多年的艺术创作,平时接触得多,欣赏的机会也多,所以在判断一幅艺术作品的时候,感觉都是比较准确的。

记者:请问您觉得方力钧尹朝阳这次联展的作品如何,各有怎样的特色?

岳敏君尹朝阳新画的这批山水作品,我认为他把油画的特性(造成特别丰富的画面的感觉)和质感充实了传统绘画审美中缺失的一块,这种很厚的颜色所带来的岩石肌理的感觉,在过去传统山水艺术中是无法表达的,但是他借用了油画的特质,把山水的质感重新诠释出来,给我一种新的感觉,非常不错。

方力钧之前的作品都是油画比较多,而是次展览选择用传统的水墨画,强调了装饰性,装饰感比较重,与他前段时间的作品相比较很有新鲜感,我也挺喜欢的。

记者:“艺术北京”的执行总监董梦阳之前在采访中表示,“从今年开始,相当多的国际画廊将会投身香港,其首要原因就是关税问题。”您认为国内的艺术市场和艺博会对此可以有哪些对策?可以从哪些方面加强吸引国际画廊的进驻?

岳敏君:大陆现在正处于各行各业需要保守稳定的状态,不大需要新的文化冲击的影响,也不太喜欢动荡刺激的艺术事物,而艺术最有生命力的特征就是不断颠覆过去传统的状态,创造新的东西,我觉得他们不想要追求这种状态。因此对于艺术家的创作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努力,不要寄希望于大环境。

记者:那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是香港和国内艺术市场最大的不同点?

岳敏君:香港过去是一个经济自由的城市,正好是碰上这样一个状态,对艺术的认知态度比国内稍微好一点,但是对于艺术的创新、艺术的颠覆性还是没有太大兴趣,我认为他们还是比较偏向商业感,香港自身没有一种主动想要创造新文化的态度,对于中国东方文化没有太大的责任感,也没有过多的要求。

记者:您去年首次在欧洲举办个展,据卡地亚品牌方表示反响非常好!请问您今年还会跟其他画廊或者参加哪些艺术展吗?在作品方面有什么计划?

岳敏君:今年11月中旬会在澳门艺术馆举行个人展览,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在澳门可以直接面对港澳和广东珠三角的艺术爱好者。在作品方面有挺多计划的,按部就班去完成。有一个探索的想法去年就开始做,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具体展开。我希望可以不断去寻找一种绘画的原理,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来表达现状,可以说是对绘画原理的一种探索。

编辑手记:

自我上大学以后就非常开始喜欢岳敏君老师的画作,每次在港澳和广州的展览我都会去看,从那一张张“大笑男人”的面孔中,我似乎读懂了许多:他的作品嘲笑自我、嘲笑社会,同时也在作品中释放自己,无拘无束,充分抒发自己的能量,宣泄情绪。记得曾经在一篇艺术文章中读到:老岳其实一点也不老,六十年代生的人,四十多岁的年龄,却有着三十岁年轻男子的面容,二十岁年轻男孩的身材,五十岁精品男人的气度,六十岁极品男人的睿智。

返回顶部